新聞追蹤
  據新華社電 今年40歲的女教師秦開美清晰地記得,第一節課下課,她正準備組織學生到操場做課間操的時候,張澤清闖了進來。
  小學生勸疑犯不要激動
  身著紅色罩衫、腰間彆著一把自製手槍的張澤清進門就把6個瓶子和一把兩寸寬、一尺長的刀放在講臺上,並把瓶蓋打開。頓時,坐在第一排的學生聞到了汽油味兒。
  這6個瓶子,有的是礦泉水瓶子,有的是罐頭瓶子。已經60歲的張澤清頭髮花白,面目憔悴。他不讓學生和老師出去,用罩衫遮著的自製炸葯,引起了秦開美的註意。
  “一個引信露在外面,他聲音很大,叫我們不要動,不准出去。更多的時候在大聲地說自己的冤情。”秦開美說。
  1988年就參加工作的秦開美,當了20多年老師,在浩口第三小學也教了十多年的書。她一生中還從來沒有遇過如此驚險的場面,但是她卻異常的冷靜。她試著勸說張澤清,安撫他說自己不會離開,會等到政府解決了他的問題再離開。她一邊安撫他,一邊勸他放了學生,她自己留下。張澤清沒有同意。
  這時,班裡一些學生小聲哭泣,一些學生也開始勸張澤清不要激動。12歲的鄭雨桐說:“老爺爺,你的心情我們理解。你不要激動。我的理想是長大了當一名法官,會幫你伸張正義……”這小女孩還寫了一張紙條給張澤清,但是擔心出什麼意外,秦開美沒有讓她給張澤清。
  女老師換下52名小學生
  秦開美說:“全班52個學生被困在教室里,嫌犯有刀、有汽油、有手槍、有炸葯。我不敢害怕,不敢緊張。我緊張了,學生就穩不住。如果場面穩不住,很可能失控……”
  此時,正在操場里組織課間操的校長龔四明發現,六年級三班的學生和老師遲遲沒有下來,教學樓二樓最左頭的那間教室苗頭不對。他帶著另外的學校領導趕到教室外。
  果然出了大事!
  “教室門被關上了,我們只能隔著窗戶跟他說話。”龔四明說。
  龔四明和趕來的幾個老師對張澤清說,把學生和秦老師放走,我們來頂替他們。張澤清不同意男老師頂替。
  大約僵持了一刻鐘,張澤清同意讓秦開美留下,放52名學生走。
  學校老師迅速將學生疏散到學校大食堂西邊的操場里,遠離教學樓,以保學生安全無虞。
  張澤清右手抱著炸葯,左手使勁地抓住秦開美的右手。身高1.5米出頭、個子嬌小的秦開美,在1.7米個頭的張澤清面前顯得非常的弱小。
  張澤清的情緒一直很激動,他的耳朵幾乎聾了。秦開美一直試圖跟他交流,但是非常困難。“我聲音小了,他聽不見。我聲音大了,他就很凶。”
  副書記換下老師當人質
  大約9時30分,張澤清讓秦開美打一個電話,電話號碼寫在他的左手手背上。
  秦開美打了這個電話,那時警察和浩口鎮的領導都已經趕到。
  比秦開美年長1歲的分管紀檢和政法的浩口鎮副書記王華林雖然分管政法剛兩年,但是與張澤清算是老熟人了。
  浩口派出所所長向嫌犯提出,放女教師走,他來當人質。嫌犯沒同意。旁邊的民警小劉也提出來,放女教師走,他來替換人質。嫌犯也沒同意。現場的書記和鎮長也提出換女教師,但是嫌犯張澤清都沒有同意。
  王華林瞭解他的情況,王華林對張澤清說:“我來換,行不行?”
  張澤清說:“行。”
  秦開美脫離了“魔掌”,被安排到了學校後面的大操場。
  王華林告訴記者,張澤清是浩口鎮許橋村四組村民,家裡經濟條件較差,有個兒子在北京打工,據說已經不跟家裡聯繫。他跟老伴兒在家相依為命。刑滿釋放回來後,他一直上訪,到潛江市法院和檢察院都去過,“都是我把他帶回來的”。
  據介紹,張澤清1985年因為偷竊罪被判刑5年,後又因私制槍支被判5年,去年2月才刑滿釋放。他上訪的目的就是想對第二次判刑翻案。
  狙擊手危急關頭擊斃嫌犯
  張澤清用一排課桌把他和王華林隔離起來,困在教室的一個角。兩個人僵持了約1個小時。看著張澤清懷中抱著爆炸裝置,左邊腰間一把刀,右邊腰間一把土製手槍,還有桌子上的一排汽油瓶,王華林意識到了危險。他來不及去想家中的妻兒,只想儘快穩住張澤清。
  他與張澤清溝通,勸說他,做他的思想工作。張澤清根本聽不進去。
  這時,潛江特警的狙擊手已經在教學樓對面的初中部樓里部署妥當,與此同時,持槍警察也在教室外的窗下部署到位。
  快到11時,張澤清的情緒突然愈加激動。他把王華林逼到教室的牆角,說了一句“那不行,你得陪我!”
  說完,就將汽油往王華林身上潑,總共潑了兩次,王華林的衣服上都是汽油。情緒激動的張澤清抱著炸葯,露在外面的引信讓王華林終生難忘。
  此時,幾聲槍響,張澤清沒有拉開引信,應聲倒地。對面樓的狙擊手和教室外的民警都開槍射擊了。
  在學校後面操場的秦開美聽到了槍聲,她心裡泛起一絲難過:“一條生命”。
  (原標題:女教師換下52名學生)
創作者介紹

4a1

buoihd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